独家专访|井贤栋:蚂蚁金服从来不会谈要赚多少钱

时间:2019-08-11 来源: 专栏

  d2c26a512cd18b9c4a8dc9f5e1c8e6e6.gif

  03ea4fca7bea60c573a3edf3361491b1.jpeg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然做好也更兴奋,给未来带来的改变,比竞争跑赢别人更令人兴奋。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宇翔 张弘

  编辑|王芳洁

  摄影|史小兵

  昨日,《中国企业家》刊发了封面报道《蚂蚁不想成为大象》,报道围绕“创新与边界”专访了数位蚂蚁金服高管,其中包括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

  对井贤栋的专访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谈了蚂蚁金服持续创新的组织体系基础,谈了蚂蚁森林等产品的创新理念以及蚂蚁金服的海外发展战略。蚂蚁金服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而井贤栋也在努力让蚂蚁金服在创新的同时,恪守使命与价值观的边界。受封面报道篇幅所限,很多专访内容没有体现,今天特刊发专访的精华内容,以飨读者。

  CE:作为蚂蚁金服的“一号人物”,你给蚂蚁金服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井贤栋:我想这应该是蚂蚁团队面向未来共同推动的一些变化。

  第一,把全球化作为大的战略方向。几年前我们就开始思考,全世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普惠金融服务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大,但科技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第二,坚持开放并加大开放的力度,推动行业共同往前走,合作共赢,为客户和实体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

  第三,蚂蚁金服一直把创新和科技作为发展的发动机。我们通过持续创新,科技研发和应用,以及分享输出带来更好的成长。

  CE:你说的开放,是主动选择,还是外部倒逼?

路才是可持续的。

  CE:如何开放?开放的节奏是怎样的?

  井贤栋:早期更多的是通过自我能力沉淀,后来觉得越往前走,只有整个生态系统、所有的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所以主要是“技术+产品+场景”的全面开放。数字金融的未来一定是更加智能化、个性化的,如果要满足更多客户的需求,提供更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就更加需要加大合作。

  但是,开放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没有做好准备,开放会出大事情。比如余额宝这个产品,没有人知道我们承担的压力,要做负责任的金融科技,就要管理好风险,不能有一点闪失。

  所以在开放过程中,我们要确保这样一套风控管理体系被提炼出来,能够被组件化、流程化出来,能够开放出去,让更多的人能很快用这套能力和体系把风险管理好。

  e3d8cd13a2785a8f0ccc5ee2aa28a1b7.jpeg

  CE:工作中最大的压力来自哪里?

  井贤栋:人无近虑,必有远忧。作为一个leader,要有危机感、敬畏感。最强的时候就是最弱的时候,盛极而衰,我们一定要问自己,是否看到危机,是否感受到死亡的阴影?

  技术带来颠覆性的变革,创造了全新的可能性,但也给未来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5G+区块链+IoT+AI+云计算加在一起,对所有行业的变化有哪些?变化是没办法想象得到的,应该包括对整个商业本质的思考等;

  第二,新的进入者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企业怎么能够做到不断往前走,必须要保持一种演进,保持灵敏的反应,所以要看到全球,看到全局,看到未来,必须有这样的思考。

  我花很多的精力去和80后、90后聊天,因为年轻人拥有独特的视角,他们对技术更敏感、对年轻人的行为也更了解。

  CE:蚂蚁看上去诞生了很多现象级产品,创新有天花板吗?持续的创新如何保持?

  井贤栋:要突破创新的天花板,就意味着创新一定不是自上而下的,而是自下而上,让所有人参与。甚至自下而上也不够,应该是所有的生态合作伙伴共创,比如余额宝,是天弘基金和支付宝共同创新的结果。

  第二,创新要有土壤,让每个员工的想法都能够被浮现出来,有机会去尝试。为了创新而创新,压力一定很大。公司要容忍失败,创新的失败由公司来承担。

  第三,创新需要能力,只有把公司基础的中台能力建设好,创新才会更灵活,代价才会更小。

  最后,创新的寿命期其实很短,就像货架上的商品一样,可能只有12个月到18个月。一个创新出现,会有很多模仿者,我们必须要保持快速迭代,不断完善,持续创新。

  CE:所以,创新会有边界吗?

  井贤栋:一路走过来,我们所有的创新,出发点都是以解决问题为目标的。创新首先要守住两个正。第一个守正是我们把有没有解决客户问题、解决多少问题、解决问题越大,创造的价值越大作为衡量标准。

  第二个守正是风险要管理好,创新不能先想着出奇,奇是形式,正才是本质。

  CE:蚂蚁森林刚出来时,所有人都说蚂蚁要做游戏、要做社交了。

  井贤栋:不是说因为别人有社交,我们就要去做。蚂蚁金服所有的产品、业务和服务最后都要回到一个根本命题——能不能给客户创造新的价值,有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企业越来越大,也应有自己的担当,让这个社会因我变得更好,而不只是追求单纯的利润。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然做好也更兴奋,给未来带来的改变,比竞争跑赢别人更令人兴奋。

  CE:据说你最喜欢跟别人聊天。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收获很有价值的建议或想法?

  井贤栋:是的,比如我关注区块链很久了。面对未来,每个人都像盲人摸象一样,只是摸到象的一部分,可能拼不起来,所以要去碰撞,学很多东西。全球不同经济,不同地区的地缘政治变化对这个市场的影响,都是必须关注的。一是高度关注新技术变化;一是随着世界的经济、国际形势的发展,市场会发生变化。

  CE:余额宝、相互宝刚出来时,整个行业一片震动,“你是不是过来抢我饭碗了?”之后所有的保险行业似乎也会有这样的担忧。

  井贤栋:首先,蚂蚁金服对我们的创新都极其关注风险管理,通过这些创新带给了市场更多的活力。第二,这些服务让更多的大众或实体因此得到更好的服务,激活供应侧的改革。第三,激活行业后,蚂蚁金服并不会一家独自来做,我们的做法是会在不断完善风控的基础上,尽快跟生态伙伴合作,一起来服务更多的用户。

  拿最近的相互宝互助计划做一个例子,相互宝做得好,保险行业会更好,保险公司会更好!相互宝通过透明、低门槛、好服务、低价格让更多人感知到风险保障的价值,吸引更多人加入大病风险的保障计划,培养了大量用户的风险保障意识。而支付宝通过开放所有相互宝用户,给到保险公司,让他们可以升级到更高保障额度的商业险产品!为用户、保险公司带来更大价值!推动整个保险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相互宝在做大蛋糕,让行业回归保障这一根本,并和行业分享做大的蛋糕!

  CE:金融是强监管的,蚂蚁金服做的很多事情对监管而言也是一个挑战,在互动中,他们也会给你们一种边界感?

  井贤栋:面对未来的最好方式是迎接它,这需要所有的利益相关者不管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都要考虑这个问题。同样,站在监管部门的角度,也在考虑怎么能用科技的方式更好地去实现监管,因为科技让很多情况能够更加实时看到,基于数据决策能够看到全局。

  我们现在通过科技跟不同的监管部门,特别是各地的金融办在进行合作,助力风险的防范。我们也一直很感谢监管部门对我们的包容和指导,如果没有监管部门对创新的包容,对创新的支持,今天中国也不可能形成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领域已走在全世界前列的局面。我们要不断往前走,这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CE:在做决策时,你们会考虑能赚多少钱或能带来多大收益吗?

  井贤栋:蚂蚁金服的管理层从来不会谈到具体的钱或预测未来的收益、利润、回报率是多少。我们经常聊的是由于做了这件事,有多少人可以改变,有多少小微企业可以被服务到,一个地方能不能因我们而得到绿色可持续发展、消费提升。

  我觉得真正的创新会赢得别人尊重,创新所耗费的精力、脑力是无穷的。当你快抓狂,有胃的焦灼感时,创新慢慢就长出来了。创新不是光想,还要去深入调研、去了解、去融入用户,才能找到一些东西。

  2d91c2d0b605185bc0d3149b47ea6292.jpeg

  CE:当企业在高速成长的过程中,欲望往往会代替逻辑。外界一直谈论的大企业到底有没有边界问题,蚂蚁金服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和边界?

  井贤栋:使命是创新的动力,也是创新的边界。第一,蚂蚁金服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决定了很多事情是不做的。第二,我们是一个平台,怎么支持更多的伙伴,来服务好平台上的广大用户,和伙伴实现共赢,创造更丰富、个性化、智能化、差异化的服务,解决更多人的问题,这是我们对开放共赢的思考和坚持。

  以前大家对市场竞争的思考是要把自己的木桶短板补足了,但这种补足短板是不容易的,在瞬息万变的时代,没有机会和时间补足每块短板,但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长板拿出来,我们共同拼成一个大木桶,这是更大的一个容器。所以今天需要把竞争的思考从单独的个体、公司的竞争升级到平台思考,到生态思考,这是个大趋势。

  一个商业生态,就跟一个足球队一样。一个足球队有一个很厉害的前锋,但是没有很好的后卫搭配,也赢不了比赛。而且到了国际舞台之后,怎么去赢得比赛?生态是不是足够丰富且能够自我进化,创新无处不在。当生态系统足够丰富时,创新是无处不在的。生态的自我进化很关键,只有开放才会完成自我进化。

  CE:蚂蚁金服最大的忧虑或者危机感是什么?

  井贤栋:我觉得是如何不忘初心,坚持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使命在于我们为什么要存在,愿景是我们要去哪里,价值观是我们在践行使命,追求愿景的路上的方式是怎样的,坚持哪些原则。这三个加在一起,是我们决策取舍的关键。

  CE:马云还经常来支付宝吗?你和马云定期都有沟通吗?

  井贤栋:我跟马老师还是经常见面的,马老师的愿景、格局、战略、人才、组织和文化,等等,这些对我们影响很大。

  另外,和他接触多一点,有一个英文词叫humility,我经常感受到他对普通人的关怀、关心、尊重。去年我们参加在巴厘岛举行的世界银行/IMF年会,马云也是印尼经济发展顾问,开会讨论很热烈,会议延时了,导致赶飞机非常匆忙。到机场,我下了车急匆匆就往里跑。马老师却停下叫住我,“Eric,你帮我跟陪我们的本地的服务人员照张相,我非常感谢他们这几天的帮助。”很多这样的瞬间一直在我脑海里。

达到当天最大量
频道热点
  1.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2.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3.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4.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5.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6.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7.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8.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9.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10.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新闻排行
  1.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2.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3.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4.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5.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6.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7.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8.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9.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10.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有人说竞争让我们焦虑变形,但竞争为什么要焦虑?那应该是乐趣!相比之下,创新会让我焦虑,当...

日期归档